现在还穿着一身的匪装为了不被人发现他手中的

发布时间:2018-07-31 21:49:24   编辑:利赢彩票-利赢彩票平台浏览人次:173

 “这个简单,这街坊四邻的,长期家中都是有人在的。”
 
    “旁的忙帮不上,但是帮你盯着点家中的状况,这些我们还是能做到的。”
 
    听到这里,顾峥就是一个道谢,随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多补充了一句:“要是外边有一个姑娘过来找我,你们就告诉她,我最多一个月的时间就回来了。”
 
    “省的了。”
 
    听到了这话的邻居们,心满意足的分了肉,一哄而散的回家拿碗筷。
 
    到了最后,竟是变成了这周围的四五家人,一起热热闹闹的同吃了一顿的晚饭。
 
    这是他们所不知道的送别宴,对于顾峥这样的人来说,是一个出师干活的好兆头。
 
    现在的他,可不再是莱州城内安安静静的傻顾峥了,持着宝刀的他,自身就像是一把歃血了的刀身,满是锋利。
 
    此时的他趴在江浙的水洞悬崖边上,居高临下的观察着底下忙忙碌碌的归属于方腊旗下的起义军队。
 
    而一旁从属于三师父的一位小徒孙,正在恭恭敬敬的给他这个小师叔讲述着现在的情况呢。
 
    “师叔,现在正是两军焦灼的时期,这方腊一方防守甚是严密,可能不是下手的好时机。”
 
    “怎么说?”
 
    趴在草丛中的顾峥,试图多从对方的话语中取得更加有用的消息。
 
    “这方腊起身于一个小作坊主,他家开的漆园子,因为朝廷的花木奇石的争敛,总是在干白工。”
 
    “连他家自己营生都干不下去了。”
 
    “这厮也是个猛人,一不做二不休的就纠集了自己手下的兄弟,以及雇工,裹挟着一群同行,就拉着大旗造反了。”
 
    “谁成想,竟是让他轻易的就打下了县城。”
 
    “也是这江浙的守备,太过于脓包,三两下的就弃城而逃。”
 
    “到了最后,竟是让这周边的十多个城池尽归于方腊的麾下。一时间风头无量。”
 
    “原先是成了气候之后,北边的朝廷还是派人来招安的。”
 
    “谁成想,这方腊竟是二话不说,将对面的信使给砍了脑袋,直接就悬挂在了他们的水师营寨的前方。”
 
    “这下子可算是捅了马蜂窝了,朝廷的脸面都被踩在地上了,你说这能不着脑?”
 
    “从那回起,上边的官员对于方腊此人的策略就只有一个了,直接砍死,绝不接受投降。”
 
    “喏,”这个小师侄,现在还穿着一身的匪装为了不被人发现他手中的红色的起义军的头巾子还紧紧的掖在怀下草丛中的他用下巴往下方的山下一指继续说道:“前一阵子,我在的营寨,才刚刚击退了前来征讨的一路军队呢。”
 
    “据说也是河北山东路的巨匪,后来被朝廷成功的招安了之后,奉命帅军,前来平叛的。”
 
    “一上来就被我们全面的击溃,竟是连为首的将领,叫什么宋江的人物,也一并给击毙了。”
 
    听到这里,顾峥就是牙花子一疼,他试探性的继续问道:“可是那一百零八将的水泊梁山的好汉?”
 
    而一旁的小师侄则是一头的雾水:“啥?一百单八将?”
 
    “这宋江本就是匪头子出身,是在梁山水泊那边有个据点。”
 
    “可是师叔,你也知道,这种半吊子的起义军,哪里又有那么多的能人啊。”
 
    “让他过来征讨方腊,也只不过是废物利用罢了。”
 
    “他要是真有这一百零八个称得上是将军的人物,那咱们这个大宋国,早就改天换地了,还能让那昏庸的老儿坐在那龙椅之上?”
 
    好吧,可以确认了,这不是水浒的世界。
 
    那就好办了啊,顾峥点头,继续说道:“明白了,你继续说方腊。”
 
    “是!”
 
    “这朝廷一看,哎呀,北方的大匪碰到了南方的,竟然不敌?看来是真成了规模了?”
 
    “再加上这江浙一地本就是纳税的大户,你一占领了这边,这不是卡住了大宋国的钱袋子了吗?”
 
    “绝对不能忍。”
 
    “于是乎,皇帝老儿,就抽调了西北和东北的边军,近十万人,由童贯带领着,直接就奔着方腊这边杀过来了。”
 
    “我跟你说啊,”到这里,不由的兴奋了起来,崇拜的心情简直是难以言表:“师叔,你知道这次同来的大将都有哪些吗?”
 
    “都有谁啊?”你不说,我哪知道?8)
 
 405 强刺!
 
    “有姚平仲,还有刘光世啊!”
 
    一脸茫然的顾峥:他们是谁啊?
 
    看到小师叔一定是在山门呆久了,人都待得傻了,这好心的师侄就赶紧加了一句:“都是驻守西陲我们大宋国的名将啊。”
 
    “这么多年了,竟是用丁点的兵力将金国据守在国门之外,寸步未曾进得啊!”
 
    看着如此兴奋的师侄,顾峥却是只问了一句:“那他们都被招回来征讨方腊了,那边境谁来驻守?”
 
    这一句话,就让小师侄的狂热,当头扣下来了一盆凉水。
 
    “这,对对啊,师叔,怎么办?这,咱们的边境没事吧?”
 
    看这师侄竟是还挺爱国,在草丛中的顾峥则是站了起来,淡定自若的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这还不简单?想要让这群名将们,早早的赶回边陲,驻守边疆?”
 
    “那就直接将造成这一切内乱的罪魁祸首,给宰了不就得了?”
 
    “这般的农民起义,随心而起,因利益而聚。”
 
    “根本不约束手下士兵的纪律,不关心周边百姓的安危。”
 
    “这样的自私自利,哪里是为国为民,我看就是为了自己的那一点贪欲罢了。”
 
    “如若这个方腊,有着枭雄之姿,伟岸之才,知晓百姓的作用,善于处理经济民生,我也就不说什么了?”
 
    “但是他们现如今,纵容士兵,祸害百姓,也不是什么好鸟。”
 
    “还累的这千疮百孔的大宋国,倾覆的更快,但是这些本应该活下去的百姓们,还没有准备好呢?”
 
    “我怎么能让这些人,去体味那国破家亡的痛苦。”
 
    “所有的祸端就在方腊此贼的身上,待我解决了他,再说。”
 
    “嗯!”被说服了师侄,奋力的一点头,将头上的红巾子,就套了上去:“师叔放心,我这就回去打探消息。”
 
    “待到深夜,我们还在这里汇合。”